鲸九_

哦吼

【带卡】这简直就是羞耻play!(1)

【带卡】这简直就是羞耻play!(1)
病娇土x佩恩卡
我觉得还挺甜

【预警】一直想写佩恩卡!!!严重ooc 糖里不带刀 后期开车车
带土真病娇!!

卡卡西终于醒了。

过久的睡眠让卡卡西头痛欲裂,想抬起手按一按太阳穴却发现自己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什么情况,又是恶作剧?卡卡西第一反应是想找三个小鬼算账,但当他用仅能转动的眼睛看了下四周发现这完全是个他不认识的地方。

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四周都是冰冷的实验仪器和一些泡在液体的不知是死是活的人。感觉有点不妙啊,像是进入了科学怪物的电影。卡卡西苦中作乐的想。“啪嗒。”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卡卡西莫名有些紧张,想这应该就是把自己困在床上的人。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黑暗中的人也显出身影。

挺高大的,估计身材锻炼的不错,就是这外套有点像晓。恩,脸也不错,就是另半张脸的疤痕有点破坏整体美感。哟,还是写轮眼,又是宇智波的估计和鼬有点关系。不对啊,这脸我怎么这么熟悉…

带…带土?!

冷静点卡卡西,带土已经早就因为救你死在了乱石之下了。这个只是个长得像带土的宇智波的人而已!在这具没办法控制的躯壳里卡卡西只能用深呼吸来平静心情。

带土走到卡卡西身边,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咧开嘴角:“不知道卡卡西看到你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神情又突然一变,猛然把卡卡西从床上拽起嵌入自己的怀抱中,低声喃喃:“不,我不会让你见到他,你只要看着我就好,卡卡西…”

透过带土的写轮眼,卡卡西惊讶地发现,这不就是自己的样子吗?只不过身上插上了类似于佩恩特有的黑色金属棒和一双轮回眼。而且看起来带土也没有发现这具佩恩里禁锢了我的意识或者灵魂。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只是在家睡了个觉啊!

将卡卡西放在床上,带土拿着粘湿的毛巾一点点从手指,臂膀,胸膛擦拭过去。最终毛巾停在了卡卡西的脸颊,“你真好看。”,带土俯下身,亲吻在冰凉的唇瓣上。停了数秒仿佛还不够,带土将舌头伸了进去,粗糙的舌头在卡卡西的口腔里来来转转,卡卡西没办法合上的嘴角漏出一道津液。带土尝够了味道便起身在卡卡西被吻的通红的唇珠上轻咬一口,再继续没完成的擦身。

?!卡卡西现在不知道是该惊讶自己被强制擦身还是被强制亲吻,哪一个都不太妙好吗!明明自己与这具身体没有连接,但是被吻上的那一刻那种奇怪的心悸是从来没有过的。带土为什么要造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佩恩呢,打击我?打击木叶?谁能猜得到一个贤二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啊!

TBC